电视散文的审美特征_论文

发布于:2021-10-05 04:50:11

学教育 2018.04 电视散文的审美特征 研究者 冯永朝 内容摘要:电视散文是电视和散文的结合,是一种集画面、音乐、解说为一体的电视表现形式。其他艺术形 式相比较,其特征主要体现为音诗画相融合的诗意表达、深邃优美的意境创造和情感流动的结构形式几方面。 关键词:电视散文 审美特征 诗意表达 意境创造 结构形式 科技的发展,扩大了信息传 播的途径。随着广播、电视、网络、 手机等 现代 传播工具的普 及 ,我 们已然进入到一个信息化的时 代。信息化的浪潮,使知识以前所 未有的 速度 进行传播与变 革 ,传 播方式的改变为文学的发展也提 供了机遇。一方面,随着传播方式 的便捷,传统文学的欣赏群体不 断扩大;另一方面,其他学科也将 触角伸向文学这片领地,使文学 从单纯的依靠文字创作与传播逐 步走向多 元化,如 利用广 播 、电 视、网络、手机等现代化工具进行 创作与传播,在学科的相互交融 中,催生出了一些新的文学样式, 为文学的发展开辟了一片崭新的 天地,逐渐形成一种多元化趋势, 电视文学就是其中一种。 这里,我们重点谈谈作为电 视文学中电视散文的审美特征。 电视散文是电视和散文的结 合,是一种集画 面、音乐、解 说为 一体的电视表现形式。它通过屏 幕声画形象,以记叙、抒情为基本 手段,创造散文的意境;它不按事 件发生的 自然 流程安 排结构,而 是重点表现作品中蕴含的情感、 情思、哲理。所以,其审美特征主 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音诗画相融合的诗意表达 音、诗、画作为三门独立的艺 术,他们既有 优势,也有局限 性。 画面塑造的形象往往是具体可感 的,在文字中需要大篇幅描绘的 对象,画面可以真实生动的展现 出来,但是,这同时也丧失了文字 中的延伸意义和深层次内涵。诗 歌能表现出抽象的哲学意味和审 美思考,但是由于受众文学素养 的限制可能会影响诗歌的审美效 果。音乐是情感的催化剂,可是单 纯的音乐无法表现具体的形象。 电视散文将三种艺术的优点与精 华融为一体,成为一种崭新的艺 术形式,将诗、音、画奏 成了一 曲 和谐的交响。 电视散文如诗。作为电视文 学的一种,电视散文的本质也是 “诗质”,这种“诗质 ”具 体说来 就 是电视散文如诗般优美的审美内 涵,在作品中主要表现为诗一般 的语言。电视散文通过修辞手法 和朗诵旁白的运用,将充满美感 的语言用朗读者饱含深情的声音 朗读出来,给受众以审美愉悦。作 为一种诗歌、画面、音乐结合的艺 术,电视散文的审美内涵是如诗 般悠扬如画般飘逸。它将形象、音 乐、文字、朗诵 糅合到一 起,用 电 视本身的特性赋予节目诗性的本 质和意境,用电视的语言来描绘 多彩的人生、厚重的历史和真实 的社会生活,从而表达作者的思 想感情及其对生活的点滴感受, 营 造出一种 浓浓 的人 文情韵 ,这 就使得电视散文具有了自己独特 的审美内涵。如《永远的廊桥》以 离乡多年重返故乡的都市女主人 公的视角,使用了比喻和象征的 镜头表现手法及同期声,采用透 过现在廊桥的景色回忆往昔的插 叙式叙述方式,用孩子们唱的童 谣向人们展现了廊桥孩子们的童 趣,用黑夜里山间亮起的点点火 光和小 伙伴们手中捧得蘑菇 、火 鸡等画 面展现了 廊桥人朴 质、友 善的人格,用多年后成年的伙伴 们在故乡街头的拥抱欢笑展现了 他们多年未变的纯洁友谊。创作 者没有依赖文字,而是通过运用 镜头语言、声音特效来“状物叙事 说理”表达作品的意蕴,使整个作 品呈现出了一股浓浓的乡土情 韵。 二.深邃优美的意境创造 清新优美动人的意境构成了 电视散文的主要艺术魅力。传统 散文创造的意境需要读者通过想 象来完成,它的魅力存在于文字 之外的巨大想象中,它可以充分 调动读者的潜力。而电视散文的 意境创造,既需要优美的画面构 042 研 究者 2018.04 学教育 图所形成的诗意氛围,还需要动 听的音乐和解说词所形成的立体 效果。这种立体化的效果,使电视 散文充满活力,将受众带入到散 文清新优美的意境中,在得到美 的享受的同时,感受到氤氲于片 中的情绪情感和哲理内涵。 例如,浙江电视台文艺部文 学研究室创作的电视散文 《沈园 的故事》,把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 事用鲜明而感人的画面表达出 来,显得凄美哀婉。以钗头凤的画 面作为散文的背景,把陆游的《钗 头凤》词作为主要内容:“红酥手, 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 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 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 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在 电视屏幕上,“错、错、错”三 个字 一个比一个大,最后一个“错 ”字 占满了整个屏幕,这个特写镜头 凸显 了词 人内心世 界 的痛 苦 ,展 现给人们的是极其强烈的心灵震 撼。在这里,散文与词达到了有机 的融合,利用画面蒙太奇,利用短 小精炼的镜头语言,不仅叙述了 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而且刻画 出陆游与唐婉的形象。这两个形 象,带着遗憾,带着 酸楚,带着 期 盼,也带着绝望,使受众唏嘘感 叹,产生强烈的共鸣。 再如根据著名作家史铁生的 同 名 散 文 改 编 而 来 的 《我 与 地 坛》,整个片子充满了强烈的思辨 色彩。在整个作品二十分钟的时 间内,创作者选择一个坐着轮椅 在破败、沉寂、昏暗 、雾气 氤氲的 园子里寂寞游走的青年形象承担 起作品的思想内蕴。他不停的推 着轮椅在园子里徘徊,思考着关 于死和为什么生的问题。生和死 是艺术表现的母体,但因为其深 邃,所以更是不好表现。但伴随着 残疾青年孤独无助的彷徨,富有 穿透力的朗诵不紧不慢的跟随, 诉说着他思想变化的过程,仿佛 是作品中男青年自己在表达。园 中的男青年渺小、孤独却坚强,终 于克服自身的局限,努力的生活 下去,而作品中和蔼可亲、充满自 信的长者则是未来的他。在黑白 与彩色画面的更迭中我们看到了 往昔和现实的交织,往日园子中 的男青年已经成为今日和蔼的长 者,以夕阳或者旭日的比喻看出 我在超越了自身之后对未来的自 信和憧憬。正

相关推荐

最新更新

猜你喜欢